当前位置:属羊男最佳婚配网奇闻上海小红楼事件始末是怎么发现的 上海赵富强案件个人资料简介
上海小红楼事件始末是怎么发现的 上海赵富强案件个人资料简介
2022-09-22

2021年12月,有网友路过上海市杨浦区许昌路 632 号,看到这座“小红楼”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光鲜,虽然显得黯淡无光,但似乎感觉平静而舒适了许多。

这栋小楼,看上去很陈旧,但是几年前,这里却暗藏着玄机,成为许多女孩子的“人间地狱”。

12月30日上午10时,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对赵富强等38名被告人涉黑案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赵富强一审被判了死缓,且限制减刑;其他37名被告人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至二十年不等。

一审判决后,赵富强等19名被告人提出上诉。

对5名被害人实施奸淫 曾纠集多人多次共同进行淫乱活动

8月17日至21日,赵富强等38人涉黑案在上海市二中院开庭审理。因涉及个人隐私,以不公开开庭的方式进行。据上海二中院消息,该案由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

上海“黑老大”赵富强究竟犯了什么事儿?

法院审理查明,2004年起,赵富强逐步介入商铺租赁行业,以合法经营为幌子谋取不法利益,先后注册成立多家公司,纠集他人共同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同时扩充其经济实力及组织成员,最终形成黑社会性质组织。

法院称,该组织在处理租赁纠纷及动迁清场过程中,采用打砸伤人、断水断电、堵门阻工等暴力、“软暴力”手段实施寻衅滋事行为。

从2014年6月至案发,该组织共实施诈骗犯罪84起、强迫交易犯罪15起、敲诈勒索犯罪6起、寻衅滋事犯罪5起,非法谋利共计人民币600余万元。

不仅如此。

赵富强还多次采用暴力、胁迫等手段,先后对5名被害人实施奸淫,情节恶劣;指使他人盗窃其他公司价值人民币7.9万余元的物品。

此外,他还招募、管理多名卖淫人员长期从事卖淫活动;纠集多人多次共同进行淫乱活动等。

通过长期行贿、提供嫖宿等拉拢、腐蚀国家工作人员

赵富强还通过长期行贿、吃请、提供嫖宿等手段,拉拢、腐蚀国家工作人员及国有企业有关工作人员,从多家国有企业低价获取大量出租房源转租谋利,还骗取市政拆迁补偿款、租金等共计人民币5400万元。

一审法院曾提到,自2007年至案发,被告人赵富强为牟取不正当利益,由其本人或者通过他人向9名国家工作人员行贿近200万元等。

观海解局注意到,上海杨浦区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卢焱,杨浦区人民法院原院长任湧飞都是赵富强的“保护伞”。

卢焱,男,1967年9月出生,今年53岁,汉族,江苏金坛人,全日制中专,中央党校学历,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1986年8月参加工作,1988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2019年7月,卢焱任上被查。

上海市纪委监委称,卢焱“不仅不在所在地方切实落实好党中央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重大决策部署,反而利令智昏,私底下与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沆瀣一气,为其打听案情、通风报信,甘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今年9月,卢焱因受贿罪,贪污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

任湧飞,男,汉族,1963年7月生,今年57岁,上海市人,中共党员,1985年7月参加工作,大学学历,法律硕士。

公开资料显示,他曾任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2019年10月被查。

任湧飞被指“利令智昏,私底下接受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请托,为其违规干预插手有关案件,实质上已沦为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今年9月,任湧飞因受贿罪、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获刑七年六个月。

政法委书记给“黑老大”通风报信

任湧飞和卢焱保护的人,就是赵富强。

法院审理查明,任湧飞明知赵富强有违法犯罪行为,2018年下半年,任湧飞经卢焱介绍,接受赵富强请托,在终结潇戈物业公司破产程序等方面提供帮助。

观海解局注意到,赵富强被抓前,卢焱曾通风报信。

2019年上半年,卢焱得知杨浦公安分局已对赵富强涉黑涉恶案件立案侦查后,便向其通风报信。

同年5月,卢焱得知公安机关即将抓捕赵富强后,于5月15日上午在自己的办公室内约见赵富强,劝说其尽快离沪。当晚,赵富强等人逃离上海。次日13时许,公安机关在江苏省泰兴市将赵富强等人抓捕归案。

派出所所长、副所长也是“保护伞”

赵富强的“保护伞”,还有其他人。

观海解局注意到,9月23日,上海二中院分别对林锋诈骗案,黄飞、张悦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诈骗案,江山、叶鹏晖诈骗案,胡程浩、孙震东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案进行了公开宣判。

上述案件,是赵富强涉黑案的四起关联案件。

法院审理查明,时任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殷行路派出所所长的胡程浩、长白新村派出所副所长的孙震东包庇赵富强组织并纵容该组织进行违法犯罪活动,胡程浩、孙震东构成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最终,胡程浩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孙震东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